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- 飆速中文網

第14章 傳世之作

書名: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作者:劍南村

“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。寶馬雕車香滿路,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”

隻看這兩句,兩兄妹便覺得呼吸一滯,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這開頭,也太驚豔了吧!

卻不知,驚喜還在後麵!

“……蛾兒雪柳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,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”

在華夏文壇史上,有兩首號稱終結節日的詞。

一首是《水調歌頭。明月幾時有》,人稱此詞之後,詞中再無中秋。

另一首,便是這首《青玉案。元夕》,此詞之後,再無元宵。

並不是說,後世的文人,就不能寫這兩個節日。

而是,後世再沒有別的詞,能勝得過這兩首。

可想而知,楚嬴這手文豪暴擊,對兩兄妹造成了多大的心理衝擊。

兩人癡癡呆呆看著這首詞,連眼睛都忘了眨一下。

良久,宋居然終於回過神來:“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……好好好,妙極,真是驚才絕豔!”

他深吸口氣,拍手讚歎:“此詞一出,當傳頌千古,楚兄之才,有如皓月當空,定當光耀後世!”

“哪裏,在下愧不敢當。”

楚嬴老臉發燙,心裏確實有幾分慚愧。

但,傳世名作,本就是供世人欣賞的,相信稼軒在天之靈,看到自己的作品在異世揚名,也會感到欣慰。

“楚家哥哥說笑了,你的這首青玉案,就算是我哥,也是作不出來的。”

宋施施抿了抿粉唇,破天荒的彎下柳腰,柔聲道:“小妹年幼無知,不識泰山,衝撞了你,還請楚家哥哥不要見怪。”

“無妨,做妹妹的,誰不維護自家兄長,在下能理解。”

宋施施畢竟是小女孩心性,楚嬴心理年齡,都快能做她爸了,怎麼會和她一般見識。

“多謝楚家哥哥體諒。”

宋施施再抬頭時,看著楚嬴,湖水般的大眼睛中,多了一絲莫名的東西。

楚嬴笑看著她,問道:“這首詞,能值得一千兩吧?”

“啊……嗯,值得……不不,不止一千兩,這首詞這麼優秀,是無價之寶。”

宋施施一會點頭,一會搖頭,手足無措的樣子。

“既然施施姑娘覺得這麼珍貴,一千兩,這首詞就送給你了。”

楚嬴心中暗喜,拿起紙,吹開上麵的墨漬,雙手交給宋施施。

“謝……謝謝。”

宋施施低著頭,將其小心翼翼拿在手裏,心裏萬分驚喜。

這個楚國四皇子,比自己也大不了幾歲,怎麼會這麼有才學呢?

而且,長得也很好看,氣質沉穩,心胸又開闊……天啊,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男子?

一陣胡思亂想,俏臉漸漸升起紅霞。

還好夜色漸濃,燈火之下,並沒有被人發現。

眾人又喝了一會兒,宋居然不勝酒力,不得不提前退場,宋施施自然也跟著離開。

“哈哈……這次大楚,來得真值,賺了,真是賺了啊!”

走出大門之後,宋居然在王普的攙扶下,接著酒勁,忽然仰天長笑起來。

過了一會兒,他忽然一把抓住宋施施的手腕,低笑道:“沒想到這趟,竟能遇到四皇子這樣驚才絕豔的人物……”

他的視線忽然落在宋施施手裏的詞上,臉色轉為嚴肅:“施施,我決定了,這首詞……”

“幹嘛,哥哥難道想要奪人所好?!”

宋施施眼中露出警惕,下意識將手握得更緊。

“嗬嗬,我搶你的東西幹嘛?我決定了,要為四皇子揚名!”

他就像一個虔誠的信徒,要向世人宣揚神的榮光:“這首詞,不該隻被你我孤芳自賞,明珠蒙塵,它應該流傳後世,明天,明天我就讓人,將這首詞傳遍天下……”

宋施施小嘴微張,看著有些失態的宋居然,她從未見過太子哥哥這樣過。

奇怪的是,她並不驚訝,反而握起粉拳,用力點頭:“說得好,太子哥哥,我支持你!”

楚嬴並不知道,宋居然居然這麼夠義氣。

不過,就算知道也沒用。

畢竟,宋居然要為之揚名之人,是大楚四皇子,和他大皇子楚嬴,又有什麼關係?

沒人打擾,楚嬴終於可以安安靜靜和雷開喝頓酒。

兩人平常沒少見麵,因此話題不多,雷開隻是反複叮囑他,過去那邊要注意安全。

這是一個比較沉悶的男人。

話語不多,但,楚嬴卻能清晰的感受到,他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。

這一夜,向來很少喝酒的雷開,破天荒的喝醉了。

楚嬴冒著風雪,親自將他送回府上,這才孤身一人回到皇宮。

夜晚的燈火下,容妃依舊在縫著衣裳,巧玉也在幫忙裁剪料子。

“回來了,娘為你留了參湯,正好醒醒酒,巧玉,幫我替贏兒盛一碗。”

見到楚嬴進屋,容妃露出了慈愛的笑容。

巧玉應了聲,正要起身,卻見楚嬴擺擺手:“不用了,我沒喝醉,而且也不餓。”

“那也得喝,這是娘特意為你熬的,你去了那邊,可就喝不到了。”說起這個,容妃聲音又有些黯然。

楚嬴心中一疼,笑道:“娘你別生氣,我喝還不行嗎。”

點頭讓巧玉盛過來,端在手裏,咕嘟咕嘟,喝得一滴不剩,隨後放下碗笑道:

“真好喝,還是娘的手藝好。”

說著便從懷中摸出那一千九百兩銀票,獻寶似的往容妃麵前一放:“娘,你看這個。”

“啊,這……怎麼這麼多錢?哪來的?”容妃和巧玉皆是一臉驚訝。

一千九百兩,可不是個小數目。

要知道,很多一般的嬪妃,一個月的俸銀,也不過幾十兩銀子。

對於容妃來說,這更是十年來,她見過最大的一筆錢財。

楚嬴微微一笑:“這是兒臣今晚賺來的。”

“好好,我兒能賺這麼多錢,說明也是有本事人,娘真的很高興。”

容妃摸著他的頭,臉上是欣慰的笑。

“嗬嗬,娘就不怕,這是孩兒作奸犯科弄來的?”楚嬴開了句玩笑。

容妃一愣,隨即瞪了他一眼,假裝責怪道:

“你這孩子!你是娘的兒子,娘難道不清楚……你是絕對做不出那種事的。”

“還是娘了解我。”

楚嬴心中無比溫暖,對自己無條件的信任,這就是母愛的偉大啊。

“這錢確實是孩兒,從一個朋友那裏賺來的,特意用來孝敬娘親……”

接下來,楚嬴便將今晚在太白樓發生事,全部講述出來。

當聽到他揭穿妙空和尚的戲法,贏得眾人尊敬,容妃和巧玉眼放異彩,十分驕傲的笑著,直誇他有本事。

“那是當然。”

在自家母親麵前,楚嬴一點沒謙虛,趁機安慰容妃:

“所以,孩兒已經長大,就算到了那邊,娘也用不著擔心,孩兒一定會照顧好自己。”

“嗯,娘也相信你。”

這對相依為命的母子,雙手緊緊握在一起,一股淡淡溫馨,在寒夜裏悄然化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