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- 飆速中文網

第63章 孫子可以裝,錢也必須掙

書名: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作者:劍南村

一行人到達別院安頓下來。

翌日,一封邀請函被送到楚嬴手中,請他兩日之後前往映霞樓。

屆時,吳狼將會和周光吉一道,連同順城各方頭麵人物,一起給他接風洗塵。

“殿下,卑職已經打探過了,映霞樓就在城西邊的息雁湖,屬於吳千戶的私宅。”

楚嬴身旁,崔肇將才獲知的情報說出。

“這麼說,做東的人是吳狼了。”

楚嬴垂目看著手中的邀請函,嘴角勾起一絲戲謔:“鴻門宴啊。”

“鴻門宴?”

“也就是說宴無好宴,吳狼這家夥,怕是已經給我們準備了一個十足的下馬威。”

楚嬴心裏跟明鏡似的。

兩人昨天才產生矛盾,轉眼吳狼就讓人送邀請函過來,他可不認為對方會這麼好心。

“那又如何,他敢亂來,大不了和他拚了!”崔肇一副豁出去的架勢。

“問題是,拚得過嗎?”楚嬴看了他一眼。

“這……難不成隻能給人裝孫子?不去不行嗎?”

崔肇雖然天不怕地不怕,卻也並非認不清形勢之人。

以他們現在這點人手和實力,想要對抗吳狼,無疑是癡人說夢。

“當然要去,本宮要想在這裏立足,這些人無論如何都得見上一見。”

楚嬴若有深意地笑道:“至於說裝孫子,那是你不明白裝孫子的好處。”

“卑職真不明白,還請殿下指點。”崔肇半信半疑地道。

“這還不簡單,當孫子,自然意味著占便宜。”

楚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:“放心,想讓本宮認慫,他吳狼少不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……不過,得麻煩你先跑一趟藥鋪。”

“藥鋪?”

崔肇皺眉,越發猜不透楚嬴葫蘆裏賣的什麼藥。

楚嬴也沒解釋,打發走崔肇之後,又找來郝富貴,將一份擬好的清單交給他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郝富貴打開一看,全身肥肉都開始哆嗦。

出行要用能夠容納大床的豪華馬車?最好配兩匹白犬黑首的盜驪名馬?

用餐的器具得是宮廷采購的南方龍泉窯?

家具擺設必須全套雕花紅木?

還要穿鬆江綢緞,戴藍田寶玉,再招一十八名美婢……

撲通!

看到最後,郝富貴已是汗出如漿,直接跪下來喊窮:

“殿下,這得花多少錢啊,你就算把奴婢賣一百次,奴婢也置辦不起啊。”

“那是,別說把你賣上一百次,就算賣一萬次也是同樣的結果。”

郝富貴覺得胸口中了一箭,人艱不拆啊,還好楚嬴緊接著話鋒一轉:

“放心,沒讓你掏錢,找別人要去。”

“別人?”

“就是周光吉和吳狼他們。”

“可他們會答應嗎?”

“漫天要價,落地還錢。”

楚嬴拍了拍他厚實的肩膀,笑著鼓勵道:“你看,本宮即將接管這裏,你把這份清單交給他們,他們怎麼也得意思意思吧?

待郝富貴點頭,他又接著道:“而且本宮特許你,不管要多要少,都不會過問,回頭你報個數就行。

“但是切記,這些全是你自己主動要的,並非本宮指使,明白?”

“明白明白,殿下放心,要錢什麼的奴婢最擅長了,保證絕不空手而回。”

郝富貴一聽全憑自己報賬,登時眼睛發亮,這是要發財的節奏啊。

一骨碌蹦起來就往外衝,速度堪稱風卷殘雲,眨眼就沒了蹤影。

這時,一個略帶戲謔的聲音從背後傳來:“殿下就這麼讓郝公公過去,怕是連一個銅板也要不到吧?”

“確實要不到。”楚嬴回頭看著秋蘭,老實承認。

“那殿下還讓他去碰一鼻子灰,這不是故意坑人嗎?”秋蘭麵露疑惑。

“什麼坑人?本宮一個老實人,豈能幹這種壞事?”

“哦,老實人?奴婢怎麼沒看出來?”

“豈有此理,你沒聽過‘老實罷交’這個詞嗎?”

楚嬴怒了,一本正經反駁道:“本宮至今還是單身狗,怎麼就不是老實人?”

“……”秋蘭。

其實,楚嬴之所以讓郝富貴去公然“索賄”,當然是另有目的。

隻不過,現在不方便給秋蘭解釋而已。

一天時間很快過去。

翌日,楚嬴特意將秋蘭留在別院,隻帶上郝富貴,以及崔肇等少數幾人前往映霞樓。

“殿下,都是奴婢沒用,辜負了你的期待……”

路上,郝富貴頂著一對黑眼圈,又是慚愧又是委屈地向楚嬴請罪。

“沒要到銀子?”

楚嬴早有預料,笑問道。

“別提了,那兩個殺千刀的,不僅連一個銅板都不曾給過,連麵都不讓奴婢見一下。”

郝富貴提起這事便火冒三丈:“娘希匹的,奴婢好歹也是殿下身邊的大總管,簡直太不給奴婢麵子了。”

說到這,他轉又露出一絲得意:“不過,奴婢雖然沒撈著好處,他們也沒能好過。”

“哦?”

楚嬴靜待下文。

“嘿嘿,這兩人如此不是東西,奴婢一時沒忍住,就堵在他們門外罵到半夜。”

郝富貴一陣眉飛色舞:“殿下你沒看到,當時圍觀的人可多了,這下好了,人人都知道他們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啦。”

“所以,你這黑眼圈就是這樣來的。”

楚嬴久久看著這個奇葩,俄頃,展顏一笑:“不錯,幹得漂亮,再接再厲。”

“那是,今天這頓奴婢定要敞開了吃,狠狠報複回來。”郝富貴驕傲挺胸。

“呃……聽我一句勸,盡量少吃,記住了。”

楚嬴眼中透著古怪,語重心長地叮囑道。

不久到了目的地,一座雄偉的庭院出現在楚嬴等人麵前。

和一般的圍牆不同,這裏的牆壁全是用青石壘成,又高又厚,上麵每隔一兩米還分布著可以射箭的垛口。

這哪是院牆,分明就是一座堡壘。

可想而知,這座庭院擁有怎樣可怕的防禦力,尋常百十人的軍隊,怕是很難攻得進去。

通過高高的城牆,可以看見庭院深處,有一幢明顯高出其它建築一大截的巨型碉樓。

碉樓頂上覆蓋著厚厚的白雪,高高聳恃,氣像巍峨。

“殿下,那幢碉樓就是映霞樓。”

待楚嬴走出馬車,崔肇直接指著碉樓向他說明。

“這名字……”

一座冰冷的碉樓,卻取了個和氣質完全不符的名字。

楚嬴有些詫異,但很快便想明白了。

這證明,在吳狼心中,對保命的重視要遠遠超過追求所謂的詩情畫意。

這樣的人,往往最不好對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