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- 飆速中文網

第161章 一頓嘴炮,先發製人

書名: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作者:劍南村

“這……殿下這……”

周光吉和李泰二人攜勢而來,卻不料被楚嬴先聲奪人,氣焰頓時矮了一截。

愣神好幾秒後,轉念一想,不對啊,明明自己才是來興師問罪的,怎麼反倒成了孫子?

“咳咳。”

周光吉幹咳兩聲,複又端足架勢:“殿下這話問得不對吧,下官二人能有何罪過?”

“倒是殿下,胡亂插手本不該插手的事務,才是壞了朝廷的法度。”

楚嬴笑笑,一語道破:“你是指本宮越過你審案的事?”

周光吉拱手一禮,看似謙和,實則語氣透著強硬:

“既然殿下已然知曉,還請能適可而止,看在你我同為造福百姓的份上,下官這次可以不予追究。”

“造福百姓?好一個造福百姓!”

楚嬴一臉戲謔地看了他幾眼後,忽爾仰天一陣長笑,說不出的諷刺意味:“哈哈……”

“殿下因何發笑,難不成下官說錯了什麼?”

任誰被一個孫子輩的年輕人當麵嘲諷,都不會有好臉色,周光吉也不例外,臉色陰沉,隱隱發作的邊緣。

“本宮笑你,大言不慚!”楚嬴收斂笑容,表情逐漸認真起來,“造福百姓?別人說這話也就罷了,就你周光吉……也配說這四個字?!”

“下官如何不配!殿下這般侮辱,還請把話說清楚?”

周光吉臉色越發陰沉得嚇人,一字一頓,仍舊有恃無恐的模樣。

楚嬴斜眼看他,語帶戲謔:“怎麼,你莫不是以為,本宮是在冤枉你?”

不等對方開口,楚嬴一步踏出,兀自氣勢淩厲地開口:“去年入冬,截止今日為止,短短四個多月,順城凍綏而死者,竟達一千六百餘人!

“順城一州總共不過三萬餘人,一個冬季就死了上千之數,你身為一方主官,造福百姓?都造福到狗肚子裏去了吧!”

“那是因為……順城地處北疆偏遠之地,土地貧瘠本就不盛產糧食,加之……加之冬季白河封航,糧食調運不及……”

周光吉臉色接連數變,強行為自己辯解,磕磕絆絆的聲音卻已然讓他漏了怯。

“好,就算你說的有幾分道理,那本宮倒是要問一句,三大家族高價售賣的糧食又是哪來的?”

楚嬴不給他喘息的機會,繼續發出詰問。

“三大家族的糧食是……是……”

周光吉在楚嬴銳利目光的逼視下,竟有些慌了神,是了半天,依舊給不出答案,下意識看向李泰。

“肯定是他們入冬前就儲存好的!”

奈何他無疑高估了李泰的應變能力,後者情急之下,想都不想便脫口而出。

楚嬴順勢抓住話裏的把柄,冷哼一聲:“連民間商人都知道入冬前提前備糧,你等身為順城主官,反而還不如一群商賈看得長遠?”

頓了頓,毫不留情嘲諷道:“如此屍位素餐,荒廢政務,懈怠民生,還有臉說造福百姓?

“豈不聞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……厚顏無恥,狼心狗肺八個字,才是你等最好的寫照!”

“你!”

周光吉瞬間老臉漲紅,恨不得一把掐死李泰,咬牙深吸幾口氣,強行壓下火氣:

“殿下何故罵人?你是知道的,彼時吳狼當道,一手遮天,他們要操縱糧價,豈容下官輕鬆調糧?”

“再說,那些凍綏而死者,多為流民乞丐,其中不乏關外蠻族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就可以坐視不管了?”

楚嬴打斷他,神色前所未有的冷肅:“周光吉,你真以為本宮不懂你那點小心思?”

“你身為一州主官,不思輔君報國,安邦興民,反因一己之私,放任吳狼殘暴生靈。”

“不敢爭取民生,卻敢坐視上千百姓凍綏而亡!此為無德。”

“不敢伸張正義,卻敢任由刑案堆積民怨激憤!此為怠政。”

“不敢開罪豺狼,卻敢單槍匹馬跑到本宮麵前興師問罪!此為欺狂。”

寒風中,他黑發飛舞,白衣飄搖,鋒銳的雙目睨視著周光吉,每怒叱一句便順著台階往下踏出一步,氣勢愈發淩厲:

“爾之所為,罪孽深重,為官四格,守、正、才、年,更是無一可堪稽考,事到如今,你還有何麵目賴在任上,繼續為禍一方!”

“你!你……”

這一串連珠炮,可謂刀刀暴擊,周光吉本就漲紅的老臉,迅速轉為恐怖的醬紫。

他被迫得步步後退,抬手顫巍巍指著楚嬴,竟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一旁的李泰也是臉色難看,不過大約是久經周光吉唾沫洗臉的緣故,表現相對要強出不少。

“住口!無恥老賊!你壞事做盡,行有不得,不思反求諸己,竟還敢在本宮麵前叫囂張狂!”

楚嬴火力全開,朝著一旁拱拱手:“先賢有雲:人生五十而知天命,虧你修行一世,牧守一方,卻枉活五十有一!”

“一生碌碌無功,隻會陰謀算計助紂為虐……上不能守正克己,以報朝廷,下不能扶危濟困,以安黎庶,如此狼心狗行,真乃世之禽獸也!”

“你!謔謔……”

周光吉一隻手捂住胸口,似乎喘不過氣來,胸口破風箱般劇烈起伏。

他的臉色越來越紫,越來越可怕,忽然身體後仰,嘴巴仿佛泄洪的閘門一般仰天大開。

“噗……!”

紅色的霧氣在半空散開,周大人憋了半天的一口老血,終於噴薄而出。

“大人!大人你不能有事啊!”

一旁的李泰駭然變色,將委頓在地的周光吉攙住,使勁眨巴幾下眼睛,總算擠出兩滴眼淚,以示自己的傷心。

“別……別攔我!讓我死,老夫何曾……何曾受過這種欺辱,讓我吐血而亡算了,噗?噗噗……”

一臉悲憤的周光吉用力連噗數聲,無奈又遭遇了類似昨夜小兄弟的尷尬處境。

一矢過後,後繼無力。

噗了半天,除了嘔出幾滴黃水,便連多餘的血絲都不曾再出現過。

李泰不由長鬆口氣,心一鬆,以為關懷卻很不識趣來了一句:“大人,你這氣血著實虧虛,得補腎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光吉額頭青筋綻放,一口老血似又要翻湧上來,忽然間,一封書信出現在兩人眼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