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- 飆速中文網

第509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

書名: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作者:劍南村

“……多謝諸位的關心,其實,奴家在樹上藏身時,確實還發現了一些物件,估摸著現在應該還在上麵……”

或許是村民們太過熱情,作為回報,蘇眉將自己另外的發現也一並托出。

話音未落,楚嬴已經重新返回來,口中兀自計算著:“什麼叫物件,那是滑輪,唔,可能還剩下一截繩子,以及配重的石塊之類。”

“哦,原來那就是滑輪麼?”蘇眉狐媚的眸子露出恍悟。

“當然,扮鬼的人背後掛一個,這裏最高點再掛幾個,一次牽兩根繩子,就可以通過放長或收緊繩子,來控製轎子的滑行速度。”

楚嬴一頓解釋,發現村民們仍舊大眼瞪小眼,無奈隻能求助蘇眉:“你身手好,要不上去將東西取下來,給大家都看看?”

“這麼多人看著,你要我爬樹?”

蘇眉秋波一橫,直接給楚嬴飛去一個傲氣的眼刀。

似在警告他,自己可是有偶像包袱的人,才不會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不雅之事。

“那你昨晚怎麼上去的?”楚嬴不覺笑了。

“你猜?”

蘇眉狹長的眼尾迤邐出一抹春痕,一副我明明知道就不告訴你的得意。

“呃……我猜不著,要不還是你做給我看吧。”楚嬴賠著笑。

“我不做。”黑裙美女下巴微抬,姿態嬌媚。

“來做嘛。”楚嬴軟語相求。

“不做。”

“來嘛。”

“就不……”蘇眉任性的嗓音戛然而止,終於察覺到兩人對話的曖昧。

她斂了眉,往斜刺裏著瞧去,果然看到楚嬴一臉蔫壞的笑。

再看周圍圍觀的男人們,大多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,對楚嬴一臉崇拜。

這麼漂亮的仙女都能調戲,我輩楷模啊!

眼看蘇眉又飛來一把眼刀,楚嬴趕緊收斂得意,摸了摸鼻子,佯裝靦腆地笑道:

“那個……蘇大家,你到底來還是不來?”

“咯咯,公子還沒完了……那你想讓奴家怎麼來?”

蘇眉深深看了他幾眼,忽然展顏一笑,扭動妖嬈的身姿靠過去,小嘴隔著麵紗輕吐蘭香,姿態可謂誘人至極。

她可是玩曖昧的行家,還能被一個楚嬴給調戲了?

果然。

一旦行家拿出看家本領,便是意誌遠超常人的楚嬴,也不禁感到一陣燥熱。

心中暗罵一句妖精,然後又默默在後麵續上真香二字,最後深吸口氣,徑直對上蘇眉勾魂攝魄的眸子:

“嗬嗬,不都說了嗎,你去上麵,我在下麵,就這麼來。”

“楚公子難道不知道,去上麵可是很累人的。”

蘇眉眼波滴溜溜一轉,帶著三分嬌嗔三分戲謔:“公子這樣使喚人家,難道就不怕人家生氣?”

“不會的,別的女子或許會,但你蘇眉絕對不會生氣。”楚嬴篤定道。

“哦?”

蘇眉不置可否,卻在眉梢透出一絲算你識相的得意,心想這家夥還是挺了解自己的嘛。

剛這麼想,便又聽到楚嬴的聲音說道:“一般來說,越會勾引男人的女子,就越有容人之量。”

“像你這樣的,勾一勾手指,就能引來一條長龍,容量自然就更大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眉斜眸看著他,總覺得這話怪怪的,偏生又挑不出毛病,於是聰明地還擊道:

“咯咯,那楚公子的容量肯定不大,不然這麼多人,為何非要為難奴家一個小女子呢?”

沒想到,楚嬴像是沒有聽出話裏的諷刺,竟點頭表示認同:“這你還真說對了,我們男人確實都沒什麼容量。”

“咯咯,那你們還有什麼啊?”

“還有流量。”

“流量是什麼?”

“流量就是……就是套餐,專為容量定製……啊,我好像看到了一隻河蟹神獸出現,不行了,我們還是說點別的話題。”

楚嬴一腳急刹車,停下去往404的不歸路,抬頭看著樹上,轉回正題:

“話說,你到底上不上去將滑輪取下來,那可是證物?”

蘇眉挑眉,眼波流轉,風情萬種地將他一睨:“都說了有損形象,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麼?該不會是得加錢吧?”

“庸俗,奴家要的是你說的七音全譜,又或是那個現,現……對,現代古風編曲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想太多?不說這些東西,我都還沒整理出來。”

楚嬴不等她說完就打斷道:“就說一旦真的給了你,你拿了東西直接跑路怎麼辦?”

黑裙女子眉間浮起一抹悵然,如怨如慕:“原來在公子心中,竟這般信不過奴家麼?”

“不,我當然信你。”

心中馬上又補了‘才有鬼’三個字,楚嬴指著樹上麵道:“不過前提是,你得讓我看到,你確實有合作的誠意。”

“奴家昨晚冒著生命危險,為你擒獲一名主犯,這還不叫有誠意麼?”

蘇眉眼底閃過一絲狡黠,展現出難纏的一麵,拒不讓步:“所以,楚公子是不是也該,讓奴家見到一點誠意?”

“都說了,我的誠意還在充能之中……你這樣一再索取,讓我很頭疼啊。”

楚嬴揉了揉太陽穴,當然,他其實指的並不是這個頭。

“我不管,那是你的問題。”蘇眉將任性發揚到底。

“你……好吧……”

聽到楚嬴放棄的歎息,蘇眉露出得逞的喜色:“這麼說,楚公子是答應了,你準備先給奴家哪種譜……?”

“慢著,我都說你想太多了。”

楚嬴趕緊打斷她,隨後略帶揶揄道:“我的意思,既然求不動你蘇大家,那就隻能作罷,反正,又不是隻有你能上樹。”

“……”蘇眉錯愕。

小樣,你以為這樣就能要挾我?

楚嬴衝他拋了個戲謔的眼神,抬手指著樹上,對麵前的村民朗道:

“我在這宣布,誰能上去將東西取下來,就獎勵他和蘇大家一起同桌吃飯!”

“嘩!”

人群炸開了鍋,那些會爬樹的男子,紅著眼,爭先恐後衝向老楊樹。

就連一些七老八十的老人,也跟打了雞血一樣,試圖在年輕人中殺出一條血路,大展身手。

將周圍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喂喂,中年人也就算了,怎麼上了年紀的也來摻和,胡鬧……說的就是你,這位老伯……什麼,你說你才三十,應該叫你大哥?”

楚嬴也嚇了一跳,沒想到人群反應這麼激烈,擔心出事,趕緊出聲勸阻:

“好好,大哥是吧,聽我一句勸,你老頭發都白完了,身體機能嚴重縮水,任誰都把握不住,何必自尋煩惱呢?”

原本心有怨念的蘇眉,見到這一幕終於沒忍住笑了,含笑的秋眸寫滿嫵媚和得意:“咯咯,這才好,正好證明了奴家的魅力。”

“看,你又想多了吧。”

楚嬴搖頭長歎一聲:“這隻能證明,男人至死都是少年,懂嗎?”

“……”蘇眉忽然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