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- 飆速中文網

第729章 六勝六敗輪

書名: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 作者:劍南村

隨著圖利布斤表明態度,其餘族長也下定決心,紛紛連夜趕回去召集人馬。

眾人約定,明日太陽落山之前,再在此地彙合。

至此。

一場盛大的宴席就此草草結束。

很快,席間就隻剩楚嬴和蕭氏父女等寥寥幾人。

明亮的火光中,蕭廣泰緩緩飲下手中的馬奶酒,接著放下杯子長聲一歎。

這聲歎息清晰地傳入楚嬴的耳朵,似察覺到什麼,唇角一挑:

“怎麼,蕭族長似乎有什麼心事?”

蕭廣泰深深看了楚嬴一會,幾次皺眉,複又放鬆,終是開口道:

“銀狐公子,這裏沒有外人,你老實告訴我,這場仗,你真有把握取勝?”

“蕭族長說錯了吧,不是我,而是我們。”楚嬴提醒道。

“好吧,不管是你,還是我們,總之,你給句痛快話,此戰,能不能勝?”

蕭廣泰不想再繞圈子,雙眼直直盯著楚嬴不放。

“能勝。”

楚嬴斂了笑,一臉正色。

“原因呢?”

“原因有六。”

“還請公子教我。”

楚嬴點點頭,清了清嗓子道:

“樓氏身為遼右一霸,自私自利,損人利己,為禍近鄰,不得人心。”

“蕭氏開商助貿,以強扶弱,以寬濟貧,利益均沾,遠近稱頌,此義勝也。”

“古人雲,國雖大,好戰必亡,樓氏恃強淩弱,橫征暴斂,此舉有逆天理。”

“蕭氏克己內斂,勢大而不淩弱,兵強而不為恃,順其自然,此為道勝也。”

“樓氏見利忘義,以刀兵為利,對外草菅人命,對內不恤下屬。”

“蕭氏友愛同胞,和睦內外,與民修生養息,使民知恩而肯用命,此為德勝也。”

“樓氏上下,專橫殘暴,久疏教化,人人自私自利,各懷鬼胎,有如一盤散沙。

“蕭氏民知君恩,君恤民情,上下和融,雖有萬眾,卻團結如一人,此治勝也。”

“樓氏雖強,卻甘為他人鷹犬,蠅營狗苟,所行非正,師出無名。”

“蕭氏雖有不及,卻是為討公道,順天應人,師出有名,此為名勝也。”

“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樓氏倒行逆施,天怒人怨,兵強而無援,勢大而無親,所仰仗者,唯有自身。”

“蕭氏則不同,廣結良友,八方來助,此為勢勝也!”

“今樓氏有六敗,而蕭氏有六勝,我方天時地利人和皆在,焉有不勝之理?”

夜風中,楚嬴黑發飄飛,身姿淩絕,一口氣發表出這番六勝六敗的言論。

其氣勢之盛,層層累積。

到最後,宛如山石崩摧,長河奔流,令人心神激蕩,有種醍醐灌頂之感。

蕭玥怔怔望著他,竟有些癡了。

蕭廣泰自從繼承了族長之位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誇張和肯定。

一時間,心中熱血沸騰,自信心爆棚。

“說得好,說得好啊!”

“沒想到,銀狐公子才來不到半月,就將我蕭氏部了解得如此透徹。”

“有道是佳偶易覓,知音難尋,就為公子這六勝六敗論,我蕭氏部這次必須發兵,舍命陪君子!”

楚嬴聽他這麼說,笑著搖搖頭:

“蕭族長錯了,我們此戰既然不會敗,又怎麼會是舍命陪君子呢?”

“呃……”蕭廣泰一愣,旋即笑著改口,“是在下口誤,應該是我們一起見證這場勝利!”

“不錯,有蕭族長這句話,在下也就放心了。”

楚嬴陪著蕭廣泰又喝了兩杯,隨後起身告辭,帶著郝富貴離開了這裏。

回到住處,楚嬴先讓米雅泡上一壺好茶。

接著,又讓她將秋蘭這些天特意製作的零嘴全搬出來,招待眾人享用。

“殿下沒吃飽嗎?”米雅放下一堆零嘴,好奇地問。

“哎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殿下的胃口。”

楚嬴摘下銀色麵具,順手抓了一條牛肉幹丟進嘴裏,含糊道:

“這場宴會……唔,看著食物不少,可惜,就沒有幾樣是合本宮胃口的。”

要說這熏製的牛肉幹也夠筋道的,楚嬴嚼了許久才終於艱難咽下去。

他忙又喝口茶順順喉嚨,然後放下茶杯,撇頭看著郝富貴,關切地道:

“富貴,今天被搶時,你沒受什麼傷吧?”

“沒有,奴婢一直記著殿下的吩咐,回程時,始終和幾個炎煌衛的弟兄落在後麵,一看不對勁,立刻就跑。”

郝富貴整理了一下亂發,頗為得意地笑道:“所以,這次咱們的人,非但沒有損失,就連受傷都沒有一個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楚嬴微微點頭,歎道:“這次難為你了,派你去做這麼危險的任務,你不會怪本宮吧?”

“不危險,不危險,能為殿下做事,奴婢求之不得,又怎麼會怪殿下。”

郝富貴發自真誠的話,讓楚嬴越發欣賞這個兩百來斤的胖子。

他又吃了點東西,再喝口茶,之後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:“對了,那批銀子的事……沒被其他人發現吧?”

郝富貴剛抓起一撮山藥片,聞言又將其放下,飛快往門口看了眼,這才賊兮兮道:

“殿下放心,這事除了我們的人,不管是蕭氏部,還是其他部落派去的人,都沒有發現。”

“當時我們趕了兩天兩夜的路,早就人困馬乏,之後這些人又被段奎兄弟他們猛灌藥酒,一個個當晚全都睡得跟死豬一樣。”

“根本沒人知道,我們交割給他們的銀子,其實半夜就已經調包了。”

說到這,他忽然露出一臉快意的壞笑:“可笑的是,樓氏部那群強盜,在搶了我們之後,一個個都笑開了花。”

“奴婢真想知道,他們在打開箱子時,會是什麼表情……一定很精彩!”

“那是當然,真以為本宮的銀子這麼好搶?”

楚嬴戲謔笑道:“他們估計做夢也想不到,費勁心思,拚著得罪這麼多部落搶回的東西,居然一文不值。”

“說起來,本宮還得感謝他們的貪婪和肆無忌憚,要不然,何來這麼好的機會。”

隔著氈房,他抬頭望向南方,幽幽目光中,閃爍著名為野望的東西。

楚雲天,你不是不講規則嗎。

那咱們將來就以實力的方式來對話。

這次,我一定要在遼右這片蠻荒沃土,開辟出屬於自己的基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