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飆速中文網

第292章 我沒有對不起你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趙騰委屈:“我不是沒有,而是……算了,你想折騰你就折騰,翻車了別怪我。”

他憤憤的掛了電話,然後把白傾的手機號發過去。

宋北寒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這就生氣了?我可不會翻車。”

——

白傾來到酒吧。

她戴著帽子和口罩,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。

宋北寒一眼把她認出來:“你好。”

白傾看著宋北寒:“是你告訴我說,你有冰融草的?”

“是。”宋北寒深沉的一笑:“其實不是我有,而是我認識的一個人,他就在三樓的房間,你可以上去找吧。”

“你不會騙我吧?”白傾蹙著眉。

“白小姐,我騙你你不是也來了嗎?”宋北寒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我知道你救你哥哥心切,所以不管真假你都要來。”

白傾不語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白小姐自己去問問不就行了。”宋北寒微微一笑:“如果你不快點去,萬一那位爺反悔了,可就沒有了。”

“如果是真的,我會好好感謝你的。”白傾漠然:“如果是假的我就把你這裏拆了。”

宋北寒微微一笑:“哈哈,好!這是房卡。”

白傾把房卡拿過來,邁步上樓。

宋北寒看了看時間,應該來得及。

白傾上到三樓,來到房間門口。

用房卡刷開門。

“滾!”一個男人聲嘶力竭的聲音傳來:“別碰我!”

“墨梟,你為什麼要拒絕我呢?”女人的聲音很委屈:“你明明已經受不了了。”

“是你給我下了藥,滾,不然我殺了你!”墨梟憤怒。

咚!

好像有什麼東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“啊!”雲未央叫了一聲:“墨梟,你踢我!”

“這輩子除了白傾,我不會碰任何的女人,你不想死的話,立刻滾出去!”墨梟憤怒滔天。

“嗬嗬。”雲未央從地上站起來,她又爬到了床上:“墨梟,你再掙紮一下就沒有力氣反抗了,我可是下了雙倍的藥。”

“你!”墨梟咬牙切齒。

白傾站在門口,有些錯愕。

她沒想到墨梟會在這裏,還有雲未央。

從他們的對話中也能聽出是怎麼回事。

這個雲未央膽子也太大了,竟然敢給墨梟下藥,看來是不想活了。

“嗬嗬,墨梟,你守不住的。”雲未央的笑聲很得意。

她並沒有察覺有人進來。

“等我把你睡了,白傾更不會愛你了。”雲未央眯起眼睛:“而且我一定會懷孕的。”

墨梟目光陰鷙:“找死!”

“有本事你現在就弄死我啊。”雲未央得意洋洋的笑著:“可惜,你一點辦法都沒有,你現在是不是感覺手都抬不起來了?”

墨梟陰沉的不說話。

如果他今天真的做了對不起白傾的事情。

他會殺掉所有對白傾不利的人,然後再去自殺。

雲未央看他無力反抗的樣子,十分得意。

她伸手輕輕撫摸著墨梟的臉。

他可真好看!

然後,她準備吻上去。

“啊!”雲未央忽然感覺頭發被人揪住。

她扭頭一看,不由得一愣:“白傾?!”

墨梟看到白傾,也是一怔。

不過看到白傾,他瞬間就安了心。

他真的已經沒有力氣了。

白傾揪著雲未央的頭發,把她從床上拽下來。

“放開我!”雲未央什麼都沒有穿,十分狼狽。

白傾陰冷的笑著:“雲未央,強人所難可不是淑女所為,人家都不想碰你,你還貼上去,真是臉都不要了。”

“你胡說!”雲未央咬著牙:“墨梟是喜歡我的,他是自願的!”

“我不是。”墨梟的聲音十分沙啞,他靠在床頭,目光深沉:“傾傾,我沒有對不起你,我有好好的守著自己的清白。”

看他這樣,白傾又心疼又難過。

傻瓜!

這還用說嗎!

如果他是自願的,雲未央用得著下藥?

他那方麵又不是有問題!

“雲未央,你真的不應該惹我。”白傾眼神冰冷:“既然你這麼不要臉了,那就你滾出去丟人吧。”

說著,她把雲未央給扔了出去。

然後把門關上。

“開門!”雲未央站起來砸門:“白傾,你個賤人,快給我開門!墨梟是我的,不是你的!”

不遠處。

宋北寒意味深長的看著她。

他對旁邊的女服務生一笑:“去給雲小姐送件衣服。”

“是。”女服務員點點頭。

——

房間裏。

白傾摸了一下墨梟的脈搏。

奶奶的!

雲未央還真是夠生猛的。

她真的給墨梟下了雙倍的藥。

“傾傾,我好難受。”墨梟額頭滿是汗水。

汗水順著他修長的脖頸流進他襯衣的領子裏。

襯衣領口下,是他精致的鎖骨和健碩的胸膛。

“墨梟……”白傾猶豫了一下:“你有喜歡的女人的話,我可以幫你叫來,這藥我解不了。”

“我喜歡你。”墨梟伸出手,圈住她的細腰,側臉貼在她的小腹上,瞬間覺得舒服。

還是她身上的味道聞著舒服。

白傾頓住。

“傾傾,你走吧。”墨梟嗓音沙啞:“我忍一忍,也許就過去了。”

白傾歎氣。

過不去的。

這可是雙倍!

墨梟更加用力的抱著她,這樣才覺得舒服一些。

白傾還沒有反應過來。

墨梟就鬆開了她。

他涼薄的笑著:“你走吧。”

忍一忍就過去了。

白傾抿著唇:“好。”

說完,她就朝門口走去。

墨梟無奈的一笑,她竟然說走就走了。

其實他已經非常努力的在克製了。

剛才他就很想了。

這藥確實很厲害。

他知道自己忍不了的。

他很怕等下會再有女人闖進來。

他犀利的眸子看到了一旁的花瓶。

哐當!

他將花瓶打碎,然後將一塊碎片握在掌心,以防止自己失去理智。

掌心的疼痛,多少能讓他清醒一些。

可是他的理智越來越薄弱。

再這樣下去……

倏然,一抹馨香襲來。

熟悉的香氣,讓他扔掉手裏的隨便將靠過來的柔軟緊緊地抱在懷裏。

“傾傾……”墨梟低沉磁性的嗓音沙啞到極致:“我愛你,傾傾,我不能沒有你。”

他忘乎所以的去吻懷裏的女人。

他不管了。

他隻想要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