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飆速中文網

第336章 陰謀初露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龍胤莊園。

藏顏坐在房間裏,手裏拿著手機。

她猶豫了一下,打給了封老。

這一次。

封老接了電話以後,並沒有抱怨。

“師父。”藏顏幽幽的開口:“你那邊還好嗎?”

“事情你都聽說了?”封老深沉的問。

“嗯。”藏顏點點頭:“需要我回去嗎?”

“藏顏啊,確實到了你報恩的時候了。”封老意味深長道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去京城嗎?”

“是有任務交給我。”藏顏就道。

“對。”封老話鋒一轉,聲音變得十分冰冷:“現在我告訴你這個任務是什麼。”

“好。”藏顏點點頭。

“我要你把墨梟的女兒抓來。”封老冷幽幽道。

什麼?!

“師父,為什麼?”藏顏非常的震驚。

“藏顏,你問這麼多幹什麼?”封老冷幽幽道:“別忘了,當初你昏迷不醒,要不是我,你毀掉的何止是一張臉?”

藏顏頓住:“是這麼說沒有錯,可是師父如果你要對付墨梟,為什麼要拿他女兒出氣?”

“嗬嗬。”封老冷冷的笑著:“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,你是不是也不想聽我的話?”

“……沒有。”藏顏神情清幽。

“藏顏,我對你寄予厚望。”封老深沉道:“隻要你把墨梟的女兒帶過來,我就把組織交給你。”

藏顏蹙眉。

她並不在乎這些。

“你必須盡快行動起來。”封老冷冷道。

“是。”藏顏抿了一下唇瓣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封老掛了電話。

藏顏深深地擰眉。

原來師父是讓她來抓念念的。

念念不過是一個有心髒病的小姑娘,師父為什麼要抓她?

真是太奇怪了!

藏顏深深地知道,自己對念念是下不去手的。

可是該怎麼辦才好呢?

墨梟那邊也催促她給出一個交代。

似乎所有的洪水都朝她湧來了。

“呃……”藏顏的頭有些疼。

腦海裏閃過一絲畫麵。

零零碎碎的。

那些應該是她以前的記憶。

可惜,就算看到這些零碎的畫麵,她也無法把這些連起來。

果然,她不能用腦過度。

藏顏躺下來,準備先睡一覺。

——

晚上八點半。

藏顏才睡醒。

她看了一眼時間,自己都驚訝了。

怎麼睡了這麼久?

她感覺自己的頭已經不疼了。

她站起來,走出房間。

龍胤莊園裏十分安靜。

往日裏這個時候,墨梟都會陪著想想和念念在客廳。

怎麼今天一點兒聲音的都沒有?

“藏顏!”斐兒的聲音忽然從她的背後傳來。

藏顏轉身,深深地擰眉:“斐兒?!”

斐兒冷笑著走過來。

“你怎麼進來的,而且你不怕被發現嗎?”藏顏擰著眉。

“放心。”斐兒不在乎道:“他們都被我弄暈了。”

什麼?!

“你瘋了!”藏顏深深地蹙眉:“你到底想幹什麼?!”

“我要把墨梟的女兒帶走。”斐兒回答。

“為什麼?!”藏顏冷冷的問。

為什麼師父和她都要念念?

“當然是用來威脅墨梟和師父的。”斐兒不冷不熱的笑著:“藏顏啊藏顏,你對我們這個組織知道的太少了,當然了,你本來就不是我們組織的人。”

藏顏烏眸冰寒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你隻知道師父把他親兒子推下了山崖,卻不知道他兒子其實還活著,隻不過變成了植物人。”斐兒幽幽道:“他用盡了各種辦法,也要救他,甚至還用了邪蠱,都無濟於事。”

“然後呢?”藏顏問道。

“然後?”斐兒嗤笑:“然後他發現自己的兒子竟然有一個私生子,隻不過那個私生子有血液方麵的疾病。這些年難道你就沒有發現,師父交給你的任務,都是和血液有關係的?”

“那和念念有什麼關係?”藏顏不明白。

“念念的親生父母體質特殊,造成她的血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樣,她的血能救師父的孫子,所以有了念念,我就能威脅墨梟和師父,當時候我讓他們自相殘殺,坐收漁翁之利,到時候組織就是我的了,你說這個計劃好不好?”

“念念本來就有心髒病,再抽她的血,她隻有死路一條!”藏顏憤然。

“那又如何?”斐兒冷冷道:“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藏顏握緊雙手,“難怪有人跟我說,我們這個組織的人都不是正常人,而且各個心狠手辣。”

“哈哈!”斐兒怪笑著:“是,我們都是心狠手辣的人,就你一個正常人,那是因為你本來就不是我們這個組織的,藏顏你被師父給騙了。”

藏顏一步上前:“斐兒,你把話給我說清楚!”

“有本事打贏我再說!”斐兒挑釁。

“好!”藏顏杏眸一沉。

她朝斐兒衝去。

斐兒看著藏顏的拳頭,冷漠的一笑。

她拿出一把刀,冷冷的諷刺:“藏顏,你輸定了!既然你不肯幫我們,那你就準備去死吧!”

藏顏避開斐兒的刀子。

斐兒很厲害。

她的武功在組織裏絕對是前三的。

藏顏雖然也不簡單,但是對付斐兒確實稍差。

斐兒很有自信。

她並沒有把藏顏放入眼中。

她覺得藏顏也就是腦袋聰明會掙錢,但是身體力行這方麵遠不如自己。

斐兒把藏顏逼得節節敗退,越發的得意。

“不行了嗎?”斐兒冷笑:“藏顏,你太弱了!”

藏顏漠然:“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呢!”

“肯定是我贏!”斐兒很有自信:“我不想陪你玩兒了,我現在就結束掉你的性命,然後帶著念念離開這裏!再見了,最厲害的製藥師,雖然我很舍不得你掙錢這一點,可也沒有辦法。”

說完,她朝藏顏衝過來。

藏顏烏眸深處藏著一抹鋒芒。

等斐兒靠近以後。

她抬手就舉起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槍。

砰!

斐兒眉心中了槍。

她露出驚恐的表情,然後倒在了藏顏的腳邊。

藏顏放下手。

“我是打不過你,可你也是肉體凡胎,怎麼扛得住這東西。”藏顏深深地鬆了一口氣。

她準備離開。

咚!

有人從後麵襲擊她。

一下子就把她給打暈了。

她並沒有完全昏迷,她看到一個黑影把斐兒的屍體帶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