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- 飆速中文網

第440章 誰會跟自己的妻子見外?

書名:離婚後,總裁他急了白傾墨梟 作者:魚尾

展擎不尷不尬道:“你想害她,需要這麼麻煩嗎?”

“這麼說,你同意了?”白傾漫不經心的問。

展擎蹙眉:“你好像很意外。”

白傾淡漠的看著他:“嗯。”

“小琪,她同意嗎?”展擎幽幽的問。

“她曾經是一名護士,本著人道主義,你覺得她會阻攔我嗎?”白傾反問。

“曾經?”展擎深深地擰眉。

白傾聳聳肩。

展擎邁步走向臥室。

白傾走到客廳的沙發前,坐下。

展擎站在鬱琪的身後:“你辭職了?”

鬱琪一頓。

“是的。”她點點頭。

“你不是非常喜歡這個職業嗎?”展擎擰著眉:“怎麼說辭職就辭職了?”

“也沒有人規定,喜歡就要一直幹下去吧?”鬱琪清冷道,“累了膩了,就辭職了。”

“如果你是因為我,我可以辭職。”展擎深深地擰眉。

鬱琪抿了一下唇瓣:“展擎,我不需要你可憐我,我也沒有廢物到離開這裏,就沒有工作到養不起自己的地步。”

展擎僵住。

“我已經決定去傾傾的公司幫忙了。”鬱琪淡淡道:“還有,我的事情不用你管!”

她把行李箱拉上,豎起來。

“這是你家的鑰匙,我放在這裏了。”鬱琪把鑰匙放在了床頭櫃上。

展擎看著她手裏的行李箱。

才發現,他們同居了這麼久,鬱琪的東西其實並不多。

如果她能在這裏放很多的東西,是不是就不會走的這麼決絕了?

展擎上前一步。

鬱琪後退,“展擎,你別過來!我現在非常不想你接近我!”

展擎幽幽的看著她。

“展擎,我為了你付出了太多的時間和青春了,而你給我的卻隻有欺騙。”鬱琪深吸了一口氣:“祝你和她幸福。”

說完,她拉著行李箱就出來了。

白傾站起來,走到她身邊:“好了?”

鬱琪點點頭,她低聲道:“我們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白傾跟著鬱琪就走了。

展擎目送她們離開,他的臉色十分的深沉。

——

樓下。

白傾和鬱琪把行李搬上車。

“傾傾,你真的要給秦雅治腿嗎?”鬱琪忽然問道。

“對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小琪,原因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,你……”

“傾傾,你剛才不是說了嗎,你是醫生,救死扶傷是你的職責,我沒有怪罪你,我就是問一下。”鬱琪淡淡的笑著。

白傾點點頭,“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的,不過你放心,將來機會到了,我會告訴你的。”

鬱琪頷首。

“走吧。”白傾拉著她就上了車。

上車以後,鬱琪接到了通知,知道了聚餐的地點。

白傾把她送過去,“我就不打攪了。”

“好。”鬱琪點點頭:“傾傾,你回去吧,吃完飯我一個人打車回去。”

白傾猶豫了一下。

“我真的沒事,你去忙吧。”鬱琪朝她微微一笑:“別把我想到那麼脆弱,真的,我已經沒事了。”

說完,她轉身而去。

白傾深深地一歎。

怎麼可能會沒事呢?

不過是把眼淚把肚子裏咽而已。

鬱琪真實的性格確實是很剛強的。

這一點,白傾倒是不擔心。

但是鋼是沒有柔韌性的。

弄不好,一折就斷了。

白傾坐在車裏歎氣。

手機就響了。

她看到是墨梟打來的。

想想,這個時間他確實已經到了。

她接了電話。

“我已經到了酒店了。”墨梟扯了扯領帶,低沉磁性的嗓音裏帶著一絲不悅。

“哦。”白傾點點頭:“坐飛機也挺累的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墨梟喉結一滾:“你在幹什麼呢?”

“我剛送了小琪和同事們去吃飯,現在正在回去的路上。”白傾解釋。

“哦。”墨梟舉著手機,站在酒店房間的窗戶前,往外看著,他不再說話。

白傾看了一眼手機,沒掛斷,怎麼沒聲音了?

“你還在嗎?”白傾蹙眉。

“在。”墨梟嗓音沙啞。

“你在你不說話。”白傾無語。

墨梟沉聲道:“你開車小心,我掛了。”

他實在是說不出抱怨的話。

以前他出差,白傾都會在他落地之前就發消息給他,問他到沒到的。

然後他到了地方,下飛機開機,就會看到她發來的消息。

那時候他挺不屑一顧的。

現在白傾這麼冷淡,都是報應。

他不能要求白傾做什麼。

“我今天太忙了,才忘了問你到沒到那邊的。”白傾解釋:“你休息吧,我掛了。”

說完,她掛了電話。

墨梟:“……”

都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。

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露出無奈的神情。

這時,門外傳來敲門聲。

“進來。”墨梟聲音低沉。

趙騰推門進來:“總裁,有涼少的消息了。”

“他怎麼樣了?”墨梟清冷的問。

“他確實是被這裏的一股勢力綁架了,剛才我派人去調查的時候,對方就直接找到了我,問我是不是你來了。”趙騰幽幽道。

墨梟黑眸深諳:“這麼看來,這個人是想見我?”

“有這個可能。”趙騰點點頭,“不過我並沒有泄露你的行蹤,我隻說需要確定涼少的安全,所以他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來了。”

墨梟點點頭,他冷冷道:“全力以赴,找到涼奕舟。”

“好的。”趙騰頷首:“總裁,那麼該如何回複對方?”

“告訴他,是我來了,讓他有什麼目的盡管來找我談。”墨梟冷冷道。

“好的。”趙騰頷首:“我這就去。”

墨梟神情沉然,對方綁架了涼奕舟,還想要見他,難道就是衝著他來的?

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,目的是什麼。

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一下。

他拿起來一看,是白傾發來的消息。

白傾:你不會這麼小心眼兒,都不和我說話了吧?

墨梟:不會,因為我擔心,我如果不和你說話了,你也不會傷心難過的,說不定就此就放棄了,我是不會給你放棄的機會的。

白傾無語。

白傾:如果你那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可以開口告訴我,我會幫你的,不用跟我見外。

墨梟:誰會跟自己的妻子見外呢。

白傾:“……”

他好會啊!